116养生网为您提供最新的养生知识与资讯。为你发布不同症候的按摩法则,上海普陀区按摩的信息。
养生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知识 -> 不同症候的按摩法则

不同症候的按摩法则

发布时间: 2017-06-01 20:46

(三)不同症候的按摩法则    

      中医治疗疾病讲究的是辨证施治,按摩治病也是如此。中医认为,人体的证候不外八种,即阴、阳、表、里、寒、热、虚、实。阴证是指那些不足、寒冷、消极、位于阴面、位于内侧的证候,例如四肢不温、食欲减退、腹泻等;阳证是指那些亢进、炎热、积极、位于阳面、位于外侧的证候,例如高热不退、食欲亢进、便秘等;表证是指那些位于体表皮肤、汗孔的证候,例如发汗、全身疼痛、鼻塞等;里证则是指那些位于脏腑的功能失调证,例如脱肛、失眠、眩晕等;寒证是指那些以虚寒为代表的证候,例如下利清谷、小便清长、口不喝、水肿等;热证是指那些以发热为代表的证候,例如大热、大烦、大渴、大便秘结;虚证是指那些功能不足为代表的证候,例如气短、失血、面色苍白;实证是指那些功能过盛为代表的证候,例如眼目肿胀、烦燥、腹胀等。

      116养生网有上海普陀区按摩,上海静安区按摩,上海闸北区按摩的专家为您提供咨询。

      对于不同的证候,中医按摩采用脏腑经络学说为指导进行辨证论治。以虚实病证为例,我国古代医书《灵枢·经脉篇》(约成书于公元前475—221年)指出:“盛则泻之,虚则补之……不实不虚,以经取之。”所谓“盛则泄之”,是说邪气有余的实症,要用泻的手法;“虚则补之”,是说正气不足的虚症,应用补的手法:“不盛不虚以经取之”,是说阴阳失调,劝能失常虚实不显著的病症,可循经取穴,用平补平泻的手法之调导之。《灵枢·经脉篇》还指出,病在四肢,躯干筋肉痹痛,要用“以痛为俞”的手法点按,以祛除局部邪气,通调局部经络。在具体的操作上,手法操作的时间、轻重、频率等影响着其补泻作用。一般来讲,长时间、轻刺激、频率缓慢、可兴奋生理机能,为补法;反之,为泻法。我们知道,按摩时力量有轻重、缓急的不同,方向有离心、向心、向上、向下的差异,配合的呼吸有长呼长吸、平呼平吸的区别,按摩的技巧又有推、摩、揉、按、擦的分别。所以,轻柔、和缓、向心、向上、顺时针或吸气揉按往往代表了人体按摩的补法。临床上,常常以轻柔的一指禅推法、摩法、揉法、按法、擦法等手法补益人体正气。补脾胃者,施以顺时针方向的力,可增强脾胃的升降,使其功能得到改善;补腰肾者,可以壮腰肾,补肾精,益肾阳。这就是补法为代表的按摩手法的运用。如:一指禅推法、滚法的频率控制在100次/分左右(正常为200次/分左右)。叩法在150次/分左右(正常为200次/分左右)。提端牵引的时间每次不低于20秒。拿法由轻到重,再由重到轻,循序渐进,如此操作,体现了以补为主的手法特点。所以,手法就不能像治疗落枕、神经根型颈椎病那样用力重,活动幅度大,而应轻柔和缓,以补为主。一般来说,施术前,根据病情,先辨明病证的虚实,然后把“实则泻之,虚则补之”的原则体现在按摩手法上。顺经为补,逆经为泻;轻为补,重为泻;短为补,长为泻;缓为补,疾为泻。阴经多补少泻,阳经多泻少补。临床上的补虚泻实治则,常规手法是先补后泻,泻后再补,或平补平泻。
    

      对于表证病人,可采用汗法进行按摩治疗。汗法是通过手法作用后达到发汗解表、祛风散邪的目的与效果,适用于外感表证,治疗的部位和穴位是颈项部的风池、风府、大椎,肩部的肩井,背部的风门、肺俞,手部的合谷、外关。应用的手法种类是挤压类、摆动类手法中的一指禅、按法、拿法、揉法。刺激的性质是外感风寒者先轻后重,步步深入,逐渐加强刺激。外惑风热者轻松柔和,频率加快。如一指禅推法、拿法作用于颈项部的风池、风府,按法、揉法作用于手部的合谷、外关,可以驱散一切表邪。一指禅推法、按法、揉法作用于颈部大椎可以通三阳经气,发散邪热;拿法、按法作用于肩部的肩井可以开通气血。这些手法治疗效果很好,患者会感到周身舒适,汗毛竖起,肌表微汗潮润,贼邪自散,霍然而愈。
      我们的服务范围上海普陀区按摩,上海静安区按摩,上海闸北区按摩。

      对于里证病人则要视其病变性质分别处理。例如,按摩中的通法具有行气血,通气机的作用,适用于经络不通之病。选取的部位和穴位是四肢、肩井、背部相关的腧穴。手法为推、拿、搓、点、按法。刺激的性质是低频率的轻刺激与重则刺激相兼,刚柔并用。推、拿、搓四肢作用于四肢可以疏通手足十二经;拿法作用于肩井可以通气机,行气血;点、按背部相关俞穴能通畅脏腑之气血。治疗后,患者感到气血流畅,筋酥骨软,十分舒适。而按摩中的泻法有通腑、泻实、消积的作用,适用于食积、便秘等下焦实证,多选用腹部的神阙、天枢,尾骨部的长强等部位和穴位,用一指禅推法、摩法等手法。施法时,力量稍重,频率由慢逐渐变快。食积便秘者用一指禅推法、摩法作用于腹部的神阙、天枢、尾部的长强,使内脏由停滞不动的胶滞状态逐渐活动起来。随着手法由慢变快,可使活动起来的内脏功能逐渐加强,达到泻实消积的作用。阴虚火盛,津液不足,大便秘结者用摩法顺时针方向在腹部轻柔的摩动,能起到通便而不伤阴的效果。

    

      对于那些较难分别出虚实的脏腑内伤病证,采用和法按摩则不同反响。和法有调经脉、和气血、扶正气、驱客邪的作用,适用于气血不和、枢机不利、经络不畅的肝胃气痛、月经不调、脾胃不和、周身胀痛等半表半里证。和气血者取四肢、背部相关的腧穴和肩部的肩井;和脾胃、调肝气者取腹部的章门、期门、上脘、中脘和背部的肝俞、脾俞、胃穴等穴。以滚法、摩法、一指禅推法、按法、揉法、搓法、拿法等手法治之。刺激时平稳柔和用力,频充稍慢为宜。滚法、一指禅推法、按法、搓法作用于四肢、背部及相关腧穴,能增强血液循环,促进气血调和。拿法作用于肩部的肩井穴,能行气血,通气机,开通十二经。一指禅推法、摩法、揉法、搓法作用于腹部的募穴和背部的俞穴,能和脏腑、调气机、疏肝和胃。
    

      对子寒证病人,采用温法治疗可谓是“对症下药”。温法有温阳散寒的作用,适用于脾、胃、肾的虚寒证。在腹部的中脘、气海、美元和背部的肾俞、命门、脾俞、胃俞施以按、摩、揉、擦诸法,以缓慢、柔和、有节律的动作治之。在中脘、脾俞、胃俞施温法可以健脾和胃,扶助正气,散寒止痛;在气海、关元、肾俞、命门可以温补肾阳。由于长时间缓慢、柔和、深沉和手法刺激,可以使能量转换并深入于分肉或脏腑组织,达到温阳祛寒之目的。治疗后,患者会感到脏腑、治疗的部位有温暖舒适的感觉。而对于热证病人来说,采用清法治疗则更是“药到病除”。清法能清解邪热,用于热实证、虚热证、表热证。治疗时,选取背部、督脉、腰部和阳经经脉,施以轻重并用、快慢相兼的推法和擦法。气分实热者自大椎向下轻推督脉直至尾骨,可清泻实热;血分实热者重推之;气血虚热者轻擦腰部,能养阴清热;表实热者自下而上轻推背部膀胱经,表证热者自上而下轻推之,能解表清热。
    

      除此之外,对于众多病证中所表现出的气血郁阻证候采用散法治疗被证明是有效的。散法具有活血散瘀、消肿散结、行气导滞的功能,适用于外科痈肿、气滞胀痛、症瘕积聚等症,多选用发病部位,以一指禅推法、摩法、揉法、搓法、缠法治之。外科痈肿用高频率的缠法,气郁胀痛用轻柔松快的手法,症瘕积聚的手法频率由慢转快。《内经》中说“坚者消之,结者散之。……寒气客于肠胃之间,膜原之下,小络急引故痛,按之则血气散,按之则痛止。”高频率,轻柔的刺激可减少和克服能量向周围组织的扩散而深透于内。轻松柔和、高频率的手法使信息通过能量载体,沿着经络系统、神经介质传到脏腑内部,改变脏腑的功能活动的失常状态。

tag:上海普陀区按摩